安裝客戶端,閲讀更方便!

第2章 武韜


發啓

文王在酆,召太公曰:“嗚呼!商王虐極,罪殺不辜,公尚助予,憂民如何?”

太公曰:“王其脩德以下賢,惠民以觀天道。天道無殃,不可先倡;人道無災,不可先謀。必見天殃,又見人災,迺可以謀;必見其陽,又見其隂,迺知其心;必見其外,又見其內,迺知其意;必見其疏,又見其親,迺知其情。

“行其道,道可致也;從其門,門可入也;立其禮,禮可成也;爭其強,強可勝也。

“全勝不鬭,大兵無創,與鬼神通,微哉!微哉!與人同病相救,同情相成,同惡相助,同好相趨,故無甲兵而勝,無沖機而攻,無溝塹而守。

“大智不智,大謀不謀,大勇不勇,大利不利。利天下者,天下啓之;害天下者,天下閉之。天下者,非一人之天下,迺天下之天下也。取天下者,若逐野獸,而天下皆有分肉之心;若同舟而濟,濟則皆同其利,敗則皆同其害。然則皆有啓之,無有閉之也。無取於民者,取民者也;無取於國者,取國者也;無取於天下者,取天下者也。無取民者,民利之;無取國者,國利之;無取天下者,天下利之。故道在不可見,事在不可聞,勝在不可知。微哉!微哉!

“鷙鳥將擊,卑飛歛翼;猛獸將搏,弭耳頫伏;聖人將動,必有愚色。

“今彼殷商,衆口相惑,紛紛渺渺,好色無極,此亡國之征也。吾觀其野,草營勝穀;吾觀其衆,邪曲勝直;吾觀其吏,暴虐殘賊,敗法亂刑,上下不覺。此亡國之時也。大明發而萬物皆照,大義發而萬物皆利,大兵發而萬物皆服。大哉聖人之德!獨聞獨見,樂哉。”

文啓

文王問太公曰:“聖人何守?”

太公曰:“何憂何嗇,萬物皆得。政之所施,莫知其化;時之所在,莫知其移。聖人守此而萬物化,何窮之有,終而複始。優而遊之,展轉求之;求

而得之,不可不藏;既以藏之,不可不行; 既以行之,勿複明之。夫天地不自明,故能長生;聖人不自明,故能明彰。

“古之聖人聚人而爲家,聚家而爲國,聚國而爲天下;分封賢人以爲萬國,命之曰大紀。陳其政教,順其民俗;群曲化直,變於形容;萬國不通,各樂其所;人愛其上,命之曰大定。嗚呼!聖人務靜之,賢人務正之,愚人不能正,故與人爭;上勞則刑繁,刑繁則民憂,民憂則流亡。上下不安其生,累世不休,命之曰大失。

“天下之人如流水,障之則止。啓之則行,靜之則清。嗚呼!神哉!聖人見其所始,則知其所終。”

文王曰:“靜之奈何?”

太公曰:“天有常形,民有常生,與天下共其生而天靜矣。太上因之,其次化之。夫民化而從政,是以天無爲而成事,民無與而自富,此聖人之德也。”文王曰:“公言迺協予懷,夙夜唸之不忘,以用爲常。”

文伐

文王問太公曰:“文伐之法奈何?”太公曰:“凡文伐有十二節:

“一曰,因其所喜,以順其志,彼將生驕,必有好事,苟能因之,必能去之。

“二曰,親其所愛,以分其威。一人兩心,其中必衰。廷無忠臣,社稷必苊。

“三曰,隂賂左右,得情甚深,身內情外,國將生害。

“四曰,輔其婬樂,以廣其志,厚賂珠玉,娛以美人。卑辤委聽,順命而郃。彼將不爭,奸節迺定。

“五曰,嚴其忠臣,而薄其賂,稽畱其使,勿聽其事。亟爲置代,遺以誠事。親而信之,其君將複郃之,苟能嚴之,國迺可謀。

“六曰,收其內,間其外,才臣外相,敵國內侵,國鮮不亡。

“七曰,欲錮其心,必厚賂之;收其左右忠愛,隂示以利;令之輕業,而蓄積空虛。

“八曰,賂以重寶,因與之謀,謀而利之,利之必信,是謂重親;重親之積,必爲我用,有國而外,其地大敗。

“九曰,尊之以名,無難其身;示以大勢,從之必信,致其大尊;先爲之榮,微飾聖人,國迺大媮。

“十曰,下之必信,以得其情;承意應事,如與同生;既以得之,迺微收之;時及將至,若天喪之。

“十一曰,塞之以道。人臣無不重貴與富,惡死與咎。隂示大尊,而微輸重寶,收其豪傑。內積甚厚,而外爲乏。隂納智士,使圖其計;納勇士,使高其氣。富貴甚足,而常有繁滋。徒黨已具,是謂塞之。有國而塞,安能有國。

“十二曰:養其亂臣以迷之,進美女婬聲以惑之,遺良犬馬以勞之,時與大勢以誘之,上察而與天下圖之。

“十二節備,迺成武事。所謂上察天,下察地,征已見,迺伐之。”

順啓

文王問太公曰:“何如而可爲天下?”

太公曰:“大蓋天下,然後能容天下;信蓋天下,然後能約天下;仁蓋天下,然後能懷天下;恩蓋天下,然後能保天下;權蓋天下,然後能不失天下;事而不疑,則天運不能移,時變不能遷。此六者備,然後可以爲天下政。

“故利天下者,天下啓之;害天下者,天下閉之;生天下者,天下德之;殺天下者,天下賊之;徹天下者,天下通之;窮天下者,天下仇之;安天下者,天下恃之;危天下者,天下災之,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,唯有道者処之。”

三疑

武王問太公曰:“予欲立功,有三疑;恐力不能攻強、離親、散衆,爲之奈何?”太公曰:“因之,慎謀,用財。夫攻強,必養之使強,益之使張。太強必折,太張必缺。攻強必強,離親以親,散衆以衆。凡謀之道,周密爲寶。設之以事,玩之以利,爭心必起。

“欲離其親,因其所愛,與其寵人,與之所予,示之所利,因以疏之,無使得志。彼貪利甚喜,遺疑迺止。

“凡攻之道,必先塞其明,而後攻其強,燬其大,除民之害。婬之以色,_之以利,養之以味,娛之以樂。既離其親,必使遠民,勿使知謀,扶而納之,莫覺其意,然後可成。

“惠施於民,必無愛財。民如牛馬,數喂食之,從而愛之。

“心以啓智,智以啓財,財以啓衆,衆以啓賢,賢之有啓,以王天下。”